1
文章内容
爱抱怨的老师成不了一个好的教育者
作者:peili 来源:原创 人气: 推荐等级:★★★ 创建时间:2018-09-05 16:32
  抱怨者从不寻求建设,只是逞口舌之快,是语言的巨人,行动的矮子。更要命的是,在不断的抱怨声中,抱怨者的承受能力不断提高,对原本疾恶如仇之事慢慢懒得抱怨了,只不过又开始抱怨别的事……这样一点点蚕食下来,抱怨者连唯一的正义感也丧失了,最后整个人成了社会毒素的综合体,成了恶的一部分。
  
  放眼四周,常常听到老师们的抱怨:有的抱怨孩子太笨,烟锅都熏黑了,这孩子愣是没能搞懂;有的抱怨学校加班加点,似乎自己就是周扒皮家里的长工,而领导就像周扒皮,恨不得每天都要半夜鸡叫;有的抱怨工资,说教师工资不低于或略高于国家公务员,简直就是蒲松龄笔下的鬼故事;有的抱怨环境;还有人抱怨体制,说素质教育就像一声春雷,但光打雷从不下雨……每当听到某个老师在抱怨,就在心里感慨,这个老师又毁掉了。他今年在抱怨,明年还会在抱怨,而且一直会抱怨到老,最后是死不瞑目。
  
  抱怨者何以成不了优秀老师?其原因在于:抱怨者是弱智的理想主义者他们认为这个世界原本是美好的,只是因为坏人变多了,这个世界才变坏了。他们抱怨礼崩乐坏,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;却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也是“礼乐世风”中的一个分子,崩坏和日下也有自己人心不古的一份责任。
  
  他们抱怨补课抱怨作业,但是兢兢业业补课的是他们,往死里布置大批量作业抢时间的还是他们。
  
  罗曼·罗兰说,这个世界上真正的英雄主义者只有一种,那就是在认识到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的人。吐槽生活,抱怨他人,绝不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者。
  
  抱怨者是垃圾情绪的传播者相信任何人听到一大堆抱怨,都会心情灰暗,忧郁压抑。甚至有人会感觉到前路迷茫,丢魂落魄。抱怨者给教育带来可怕的负能量。抱怨者自己发泄一番,倒是轻松不少,只是周围的人都成了他垃圾情绪的收容所。
  
  作为老师,负情绪的影响面那就更大了,老师的负情绪之于学生完全可以称为精神虐杀。
  
  有一天,我和一个高中同学聊天,他现在是某高校法学院的院长。他说:“我们这些当初的穷孩子,尽管高考并不理想,但不管在哪个行业,今天大家都是佼佼者。为什么?”
  
  我说:“主要是因为:高中阶段,我们这些人互相砥砺,内心坦荡、光明;从农村里走出来的人,始终相信泥土,相信汗水,相信播下种子就有希望;品质是第一生产力,无论在任何时候,我们都充满希望,我们从不抱怨,我们给世界带来正能量。”
  
  朋友是研究金融法的,他说这个世界上,有些人尽管年入亿万,但未见对社会贡献什么,他们是负资产;我们这些在各自的岗位上尽职尽责、发光发热,赢得朋友喜爱、人民认同和社会赞誉的人,虽然银行里没有多少存款,但我们是正资产,我们是精神富翁。我们给他人带来光明。
  
  抱怨者从不是积极的建设者抱怨者从不寻求建设,只是逞口舌之快,是语言的巨人,行动的矮子。更要命的是,在不断的抱怨声中,抱怨者的承受能力不断提高,对原本疾恶如仇之事慢慢懒得抱怨了,只不过又开始抱怨别的事……这样一点点蚕食下来,抱怨者连唯一的正义感也丧失了,最后整个人成了社会毒素的综合体,成了恶的一部分。
  
  很多被应试教育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孩子,一不小心考了师范,出来之后,他们往往更懂得应试之道,上手更快,下手更狠。正如农村受气的小媳妇,一旦成了婆婆,更是变本加厉,无所不用其极,要知道所有的婆婆都是小媳妇变来的。
  
  看胡紫薇的《忆旧》,其中说到了阅评员。不妨抄录如下:阅评员唯一的任务就是看电视,看报纸,看影视剧,观察一切媒体产品,并且把不符合导向要求的篇章,以阅评意见的方式呈送宣传主管部门。
  
  阅评员都是由所谓退下来的资深媒体人构成的,他们一辈子被管束压抑扭曲,但是在风烛残年(之际),他们仍然甘之如饴地领受着毁了他们一生的那个势力的召唤,主动地把自己的余生跟这个原本应该深恶痛绝的丑恶捆绑在一起,跪求豢养。
  
  因为是内行人,所以发现所谓导向差池时往往眼光更精准,因为是内行人,所以在出具所谓阅评意见时更能言中关隘。并且在需要射杀自己的同类时,并不会把枪口抬高一厘米。
  
  唯一能够解释这一现象的就是,抱怨者追求的不是真正的公平公正,他们之所以抱怨那些获得好处的人,只是因为得利者不是他们自己。
  
  教育呼唤更多的实干家作为教育工作者,我们为什么要抱怨呢?与其去改变改变不了的现实,我们不如改变自己。孔子说得好:“不患人之不己知,患不知人也。”与其抱怨人家不了解自己,不如让自己强大起来,让人家没办法忽视你,锥处囊中,脱颖而出,谁也阻止不了。
  
  社会是由个体组成的,每个个体的改变,连接起来就是社会的改变。因此,我强调个体的实干。实干是石,敲出星星之火;实干是火,点燃熄灭的灯;实干是灯,照亮夜行的路;实干是路,通向未知的梦想。
  
  真的就是这样,地上本来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就有了路。但前提是大家都必须走起来,披荆斩棘,遇山开道,遇水架桥。
  
  非常喜欢美国诗人谢尔·希尔弗斯坦的小诗《总得有人去擦星星》:总得有人去擦星星,它们看起来灰蒙蒙。
  
  总得有人去擦星星,因为那些八哥、海鸥和老鹰都抱怨星星又旧又生锈,……唯有更多的老师,都愿意做擦星星的人,我们的教育才有希望,我们的孩子才有未来。
   返回